登录 |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
查看: 52|回复: 0

阿方

[复制链接]

1096

主题

1096

帖子

3712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712
发表于 2019-2-21 04:01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阿方
      
   
    北方人和南方人不同,北方人称呼别人通常是在姓前面加上一个“老”或者“小”字。当然,也有例外,比如说“大刘”、“尕张”之类的,但是不多见。不论小或者老,都是以年龄来区分的,那些年龄不算大的人叫“老*”的,多有资历老或者处世圆滑的意思,叫起来有种调侃的意味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突然有一天,自己就成了“老*”了,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,就已经被甩出小的队伍,加入老的行列了。好像“老”是一个门槛一样,一个不小心就跨过去了,就好像是不明不白地就感觉是丢了东西,可又一时想不明白到底丢了什么东西,让人心里空落落地难受。
    南方人称呼人喜欢从名字中取一个响亮的字,前面加上一个“阿”字。叫起来透着一股亲切,听起来透着一种亲呢。南方人的语言感彩比较浓厚,不像北方,四平八稳的,只能用重鼻音来加重语气。南方话里较少语气助词,每个字又都是语气助词,也算是合二为一了。这一点很符合南方人的风格,比较实际,善于算计。
    阿方就是我到南方不久以后,刚刚进入一家小公司认识的。
    阿方是老板的亲戚,到底是什么亲戚,知道内情的人不好问,能问的人又说不清楚。所以直到现在,我还没有搞清楚他跟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。
    听他自己说,他年轻的时候(他说话的口气听起来好像自己以经很老了似的)当过兵,跑过很多地方,对于我家乡那一块儿,他竟能说上七八个地名来,而且大致位置、地理状况也能说个八九不离十。想来他说的那些可能是真的吧,那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。
    阿方的年纪,我不太清楚,因为不好意思问。不过我猜大概有四十多岁吧。可有时候,他给人的感觉像是二十来岁的小青年。我不喜欢和人打交道,和别人接触比较少,不知道他是特例呢,还是南方人都是这个样子。
    阿方的工牌上职务一栏写的是:人事部文员。据我所知,他不懂电脑,打字搞文件之类的活干不了,文员其实有些名中科白癜风医院微博不符实。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买点办公用品,看看大门。人都说上了年纪的人会变的很啰嗦,可是阿方年纪虽然不算很很大,也有些婆婆妈妈的,用广东人的话说:鸡婆。我不知道这和职业有没有关系,记得我们学校男生宿舍楼的楼长也是和他一般年纪,也是这样婆婆妈妈。他最喜欢的就是把同样一句话连续说上十几遍。我们背后都说他是在这楼里憋了十几年,心理有些不大正常。
    刚到公司第二天,吃完中午饭回到公司,看见阿方坐在保安室里朝我这边招手,回头看看后面没有其他人,才知道那是叫我呢。
    到了保安室,阿方递过来一根烟。我本想推辞,但看他有点不高兴,只好接过来。刚刚坐下,他拿起一个不锈钢小水壶,往一个小茶盅里倒水,茶盅里满满的茶叶。水加到快要溢出来,他把盖了扣上去,在杯口留出一条小缝,用大拇指和中指捏住茶杯,用食指扣住盖子,拿起来往两个小酒杯样大小的白瓷杯里倒满。说,尝尝他们潮州的功夫茶。
    我拿起来还没有喝就完了,嘴里只是觉得苦,比他妈黄连还要苦。我咧着嘴放下杯子。
    “怎么样?……太烫了?”
    “苦!”
    “你不懂的,这是功夫茶!”
    是啊,我是不懂,在我们北方是没有人这样喝茶的。北方人都是用大号的杯子,加少许茶叶,加上满满一杯子水,泡上一阵了,大口大口地喝。北方人喝的是茶叶的香味,北方白癜风初期怎么治人也不会用这样小的杯子,否则别人会笑话的,说你心理有问题。
    可能和地域有关系,南方比较潮湿闷热,这里的人喜欢苦味,连菜也是,苦瓜炒肉就是很家常的菜。北方人倒不怎能么吃。
    “这茶我喝不惯。”我说。
    “你呀,你们北方人不懂喝茶的!”阿方一副一本正经义正辞严不容驳斥的样子。
    “你家是哪儿的?”看我不说话了,他又问。
    “陕西。”
    “陕西哪里的?”
    “咸阳。”
    “咸阳我去过,西安我去过,铜川、宝鸡、延安我都去过。杨贵妃洗澡的那个地方我也去过,我还在那里洗过呢!咸阳是个穷地方,什么都没有。你们陕西呀,就铜川还有点煤矿,其他地方都不行。咸阳就在渭河边边上。我说的对不对?”
    我看着他笑了笑。
    “你们陕西啊,就汉中还好一点,那里有大米。你们家那里都是吃面条、馒头的,对不对?”
    我学着他的样子倒茶,结果多半倒在了外面。
    “我说的对不对?”声音提高了八度。
    “是!”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,心想这小老头怎么这样?放不茶杯,我说要去打卡,赶紧走开了。
   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想,这人说热情吧,有点啰嗦,说好心吧,有点讨人嫌。还真是一个挺特别的人。
    下午下了班,赶紧四处转转,熟悉一下环境。这里地方比较繁华,特别是公司租来的宿舍,就在离公司不远的一条饮食街上,楼虽然是烂尾楼,也没有装修,但临街,一下楼衣食往行都很方便。就在街口,一连三家豪华酒店。上班也近,走过去10分钟就到了。
    回到宿舍时,只有阿方一个人,穿一条短裤,露出一身的排骨,躺在一把塑料圈椅里,正在客厅看电视。
    我换了衣服,正打算去洗。他跑进来,往我的床上看了看了看。
    “凉席在哪买的?”
    “超市。”
    “嘉荣?”
    “对。”
    “多少钱?”
   哪个医院治白癜风好 “40块。”
    “你怎么不去对面的巷子里买?那里只要25块的!”
    “我急着用,下班顺路就买了。我又不知道对面有卖的。”
    “你没有风扇?”
    “还没买呢。”
    “这里没有风扇是不行的!前几天下雨还凉快,今天晚上没有风扇根本就不行的,睡不着觉的!你会中暑的!对面巷子也有卖的。我的也是从那里买的,35块钱一个。走,我带你去买!”
    我虽然知道他也是一片好心,可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我,越是初次见面热情的人,越是要提防的人,这并不是说他们有什么坏心眼,而是这些人会给你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于是我便说要冼衣服,等会儿再去。可他还是一个劲地说,没有风扇不行,要赶紧买,要陪我一起买。看我没反应,就出去看电视了。
    正在洗衣服,“咚……哐”地门响了,原来是大家都回来了。洗完衣服出来,客厅一个人也没有。正在纳闷,隐隐约约听到阿方的房间里传出女人压抑的呻吟声和着阿方发出的“呕耶…呕耶…”的叫唤声。我走过去推开门一看,一大堆人挤在一起看。我也站在后面看了一会儿。
    电影还没有看完,楼下下传来一阵阵“乒乒乓乓”的碰撞声夹杂着男人的喝斥女人的尖叫声。我走到阳台往下一看,下面的饭店把桌了摆到了人行道上了,吃饭的人喝多也不知为什么吵起来,正在闹。只见一个小伙子对一个年轻女人说:“快走快走!”女人走出几步又回过头,另一个小伙子拿起一把塑料凳子朝女人甩过去。凳子碰到女人身上又落到地上,碎成几片,女人发出一声尖叫。
    又过了一会儿,三个男人骂骂咧咧地走了。
    “每天都是这样,每天都有人打架的。”回头一看,阿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旁边的,手里拿了根香蕉,嘴里还正嚼着呢,“这帮家伙,一喝多就打架。……唉,你还没有买风扇去?”
    “明天再买吧。”
    “这里没有风扇是不行的,晚上睡不着的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听到房间里有人喊,他就急急急忙地走了,可能是又放新片了。
    早上醒来头昏昏沉沉的,才知道阿方说的没错。让同事帮忙请了假,回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踏实,总是在半睡半醒之间来回游荡。到后来,心想再也不能这么下去了,爬起来洗了脸,懒得不想动,也没地方可去,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。
    “吃药了没有?” 我吓了一跳,扭头看才知道是阿方回来了,一看表都12点多了。
    “刚起来还没出去。”
    他把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子在我眼前撑开,拿出一个塑料瓶了,说是维生素C,一个白纸盒了,是消炎药,一个蓝盒了,是感冒药。又问我有没有吃午饭,他去帮我买。
    我心里有种暖洋洋的感动,但我不愿再麻烦他,再说我这人一直不愿欠人人情,便说已经吃过了。
    他开始催我吃药,跑到我房间去,看桌上的瓶子是空的,又跑回自己房间拿了一瓶水给我,说他没有喝过。
    看着我吃了药,他在我旁边坐了下来,说了会闲话。奇怪的是,这次他没有说我们那里怎样怎样的话,只是说电视啊、天气啊之类的。后来他看看时间不早了,也就上班去了。到下午人感觉好多了,头也不晕了,人也不热了,也有精神了。
    第二天刚上班,同事说老板娘找我。我心里有些犯嘀咕,想不明白会是什么事。
    “听说你病了?吃药了没有?”我真的没想到她会问这事儿。
    “吃过了,现在好了。”
    “本来前天就该发工资的,因为这个月要办卡,所以拖了几天,明天就发了。你先去财务部领吧。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。你的脸色还是不太好,不行的话再去看看,再休息一天。在公司里大家就像是一家人一样,以后有什么事就开口。我知道大之家出来打工都不容易,有什么困难我个人或公司都会帮你的。”
    我呆呆地立在一边,等明白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。我能想到阿方是怎么和别人说的,他的说法让我哭笑不得。我也明白,如果我有什么抱怨的话,别人会说我这人不识好歹。我只好对自己说:离他远一点。
    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不怎么和他接触了。上班他忙他的,我忙我的,见不着面。回到宿舍,也就是打声招呼。可能他也感到我对他的疏远,对我开始冷淡起来。生活好像又能回到了从前的某个阶断,平平淡淡安安静静。
    我以为我和他就会一直这么下去,不远不近不泠不热。我也以为他再也不会主动来找我了。谁知刚过了没几天,他就来了。那天我正在房间里看书,他直接推门进来了。脚步有些不大稳,一副很兴奋的样子,大着舌头说:“下午干什么去了?找你半天都找不着。”一说话嘴里冒出一股酒精发酵后的酸味。
    “在外头溜达。有事?”
    “叫你唱K,找不到你人。”他面朝我在凳子上坐下来,背靠着桌子,两臂向后,胳膊肘支在桌面上,上身向后仰,头也向上抬起来。
    “中码了?”
    “嗬嗬……,这一次我买了五块,中了两百。昨天一下子感觉到了,我全部选了20号。”他一高兴,说话时便把每句最后一个字音加重。“你买不买?我给你选号!这次出了蛇,下次肯定是猪。你不要多买,只买两块钱的13,两块钱的27,一块钱的33,肯定能中。”
    “我不买码,我只买电脑彩票。”
    “那是骗人的,跟本就中不了奖的。你听说有谁中过五百万?你听我的,就买13、27、33。”
    “今晚上花了多少钱?”我开始转移话题。
    “我算一下。”他伸出右手,开始掰指头,“一条烟95块,吃饭上80块,95加80是175块,唱K是150块,……他妈的这帮屌毛,我亏大了!”他一下子坐起来,眼晴睁得圆圆的,盯着自己的手指头。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聚乐彩 ( 粤ICP备13044892号-1

GMT+8, 2019-3-21 09:42 , Processed in 0.109828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