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|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
查看: 92|回复: 0

天空里的干鱼

[复制链接]

46

主题

46

帖子

276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76
发表于 2018-9-15 13:31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天空里的干鱼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  我一个人静静的收拾着背篓,将一个个已经疏松的缝隙编实,天还没有亮,四月底的凌晨还有些冷。
      “哥,干啥呢?今天不是有课吗?还弄背篓干什么?”我编背篓所发出的“唆唆”声大概是把妹妹菠菜吵醒了,从她的房里伸出半个脑袋来说。她一向睡觉很灵光,既然醒了,再小心翼翼也没有用了,索性大声说话就是。
      “今天村长代我一天课,我有重要任务。好事。”面对菠菜睡悻悻的红扑扑的脸蛋,我挪开眼光,卖一个小关子,专等她问我。
      “好事?什么好事啊!”小菠菜果然一下子来了精神,从她的房里跳出来,又飞快的跑到我的床上,围上我的薄被,乐哈哈的说:“要村长代课,他大字不识几个,教那些娃娃们抽旱烟啊!”
      我们家只有我们兄妹两个,两间破房,里间是菠菜的,外间大一点,既是我的卧室,又是我们的厨房、会客室、书房,外加工作间。但在我们这个仅有七十来户的小山村来说,实在是太平常的了,既没有什么寒碜的,更无须炫耀了。
      “嗨,也就是让老村长看着他们点,别我一走又放羊了。今天从北京来了个大学生,叫什么志愿者的,来帮我教课,说是要教一年呢!”在我们这个小山村里,只有我这么一个初中生回来做了老师,教着二十四个学生。而且在仅有的也是两间房的学校里,我分成了五个班,一至三年级一间房,四五年级一间房,而我的办公室就在我的家里。虽然清贫,但跟我的亲爱的乡亲们活在一起,倒也舒心。
      “是吗?是个女的就好了。”菠菜若有所指的、阴阳怪气的说。
      “一边呆着去,是个男的,比我还小一岁呢!不管怎么说,人家就是心好,来后可要好好待人家。老村长说了,山六子不是出去打工去了吗?他家住的还比较好点,就让他住他家好了。唉!要是有部电话就好了,来信也太慢了,说来马上就来了,今天老村长还要跟山六子他妈打招呼呢!这婆娘没一点好处是不会干的,再说他们家又没有个上学的。”说实话我对山六子没有什么好感,因为小时候他总是骂我跟菠菜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人,我都有过跟他决斗的念头,不过因为我的容忍一直没有实施。
      “不会让他住咱家吗?反正你再接块木板挤挤就是。”
      “你就拉倒吧!你当人家跟咱一样啊!人家多娇贵啊!吃的、用的、看的、见的、玩的啥都比咱们的高级,就咱这破房,也就你不嫌弃
      “哼!”菠菜瞪了我一眼,小声嘟囔道:“你个死干鱼。”
    我抬头盯着她杏核般的大眼睛,菠菜不吱声了。
      背篓被我这么一修补,又密实的跟新的一样了,我直起腰,看着自己的杰作,满意地笑了。
      “你修这个干嘛?要给那个大学生买米用吗?不儿童白癜风病情发作的因素都有哪些是有米袋子吗?你修这个有什么用。”
      “你呀!就不用刨根问底,那么关心人家了,他的生活老村长早安排了,这是我自己的事。”
      “噢,那我就不问了,问了说不定还要我干。”菠菜一脸坏笑的说。
      我哑然一笑。没人会想到我编背篓是为了到山上采兰花。因为书上说古时候闺中的少女了为了皮肤好,又能散发出一种幽幽的体香,每年端午都要‘澡兰沐浴’的。我自知家里穷,买不起、也没处、没功夫去给她买化妆品,只能用这种古老的方式来表示我对她的关爱。只是我的心思,也许永远不会对她说,她也可能永远不知道。
      “哥,你说怪不怪,二狗子有两天没见了白癜风治疗时饮食应该注意什么吧!不知道他又跑那儿去了?想想他也挺可怜的。”
      菠菜总是这样,在村里无论对谁都是满心的热诚,让每个年青人都觉得她对自己有点什么意思似的,我因此对她也是格外的担心。
      “哦,谁知道呢!他就是这样的,不用管他。”我轻描淡写的说。二狗子是我们村里的傻瓜,天天的在村里胡说八道,乱扯男女关系,而且听说总是半夜躲在人家的屋后,偷听什么,然后第二天再添油加醋,烦人的要命。
      “就是,他老是在我们面前说些下流的话,讨厌死了。”
      
      我匆匆的拔了几口饭,带了几张煎饼,风风火火的上路了。
      我们鲁庄坐落在几座深山之中,只有一条崎岖的小路通往山外最近的小镇,进山出山要一天的路程,虽然难走,但却是我的最爱。这满山的野花,叫出名的,叫不出名的;十字花科,马齿苋科、毛茛科、百合科、白花菜科、紫茉莉科,还有科和兰科;一年生,两年生,球根、宿根,还有常绿的应有尽有。我飞快的采着盛开的春兰,偶尔的遇到一两枝“飞肩”还有舍不得采,遇到了一棵“艺兰”,我索性挖出来准备放到新来大学生的窗台上。这些花我们家倒是有的,可超额量易伤体我跟菠菜对她们早有了感情,我舍得,可怕菠菜舍不得。
      快近中午了,总算到了镇上的镇教委,我背篓里的兰花早已经被我用宽大的玉兰叶遮的严严实实,还洒了水,任谁也看不出其中的奥秘。
      “干鱼啊!这位就是北大来的研究生志愿者,是专门来帮住咱们改善教育状况的,来来来,表示欢迎嘛!”教委办公室主任很客气的将我引到那们高大的志愿者跟前。说他高大,是在我的心中显得有些高大,而实际上他还不及我呢!可在我的眼前,他就是那样的高大,那样的高大。
      “你好,我是李哲。”
      我赶紧将已经在我的后腰上擦了十七遍的双手伸向了他的双手。
      “哦,你好你好,我们鲁庄的干鱼,谢谢你,谢谢你。”我紧张的支吾道。在我的心地他应该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家伙,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大众,又是这样的     “啊!你别这样啊!以后我还要多向你学习呢!你吃午饭了吗?听主任说去咱们鲁庄还有一百多里山咱呢!吃完饭咱们还是赶路要紧。不知道你们山上有老虎没有,我可是最怕老虎的。”
      “嘿嘿,李老师真会开玩笑,要是我们鲁庄有老虎,早出名了。”我憨厚的回答了他的幽默。但当时确是觉得他有点傻,直到吃完午饭才猛得转过来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呢!这时才反应过来,引得自己哈哈大笑起来,倒弄得陪饭的教委主任有些莫名其妙了。
      
      回来后我发现了一件让我十分生气的事:山鸡回来了,而且已经回来三天了,却一直没来找我。
      山鸡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,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。在鲁庄里只要跟我年纪相仿的年青人,我都当他们是最要好的朋友,亲如兄弟的朋友。因为母亲去的早,父亲更是见都没见过,我跟菠菜差不多是吃百家饭长大的,所以对于鲁庄所有的人,只要不对菠菜有恶意,我都当恩人般敬重,但对于菠菜,我又另一种,更为强烈的情意。
      但山鸡明显的对我疏远了,对菠菜也是,整个鲁庄的人都知道他对菠菜的感情胜过其他所有的年青男人。但我深信,还有个人他还不及。
      那是当我把李哲带回来后看到他的,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茫然,对我,以及菠菜。所有的鲁庄人都像欢迎亲人一样欢迎着李哲,只有他毫不理睬。
      这奇怪的山鸡。外出打工晕了头吧!
      我终于找出了倪端:近来菠菜天天围在李哲的身旁,问这问那,像一只快乐的小鸟,盘旋在李哲的身边,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。对我算不得什么,但对于山鸡,却是明显地疏远了。这山鸡能不生气吗?而李哲又是我带来的。
      我问菠菜:跟李老师聊什么呢?这么开心。
      “没什么啦!他只是教我一些新奇的东西,街舞流行乐;还教我读诗,写诗;还教我天上的东西,有火星,有木卫六,还有UFO;更多的是做人的道理,以及你也常对我说的一种善心,一种博爱的胸怀,做人的道理。跟他在一起,我发现我太渺小了,又发现我长大了。”
      我发现了菠菜对他的依赖,一种不舍。
      我还发现了我家的兰花明显见少了,不知不觉间都跑到山六子家去了。对于李哲的到来,我失去的不仅是这些,还有的便是我的学生们,对我也是明显得疏远。不过我却是平生第一次从他们的口里喊出“老师”两个字来,当然是喊给李哲听的,他们叫我,从一岁呀呀学语开始就是“干鱼”“干鱼”这样的叫着。
      我实在觉得没事吗?倒是菠菜莫名其妙的问我:“哥,你怎么了?以前你晚上总是要到山腰上坐会的,怎么自从李哲来后你就不去了。”
      “不去了。”有些事是没法解释的。
      “你们男人真怪。不说你了,反正你一向傻了吧唧的,也出不了大事。可山鸡是怎么了?怎么也不来找我了,是不是因为我这几天天天往你们学校跑啊!”
      小女孩的心就是敏感。
      “嘿嘿,我想肯定。”
      “讨厌了。”菠菜伸手就来扇我,我也不躲。
      “没事的,反正只要你觉得好就去做,你已经是大人了,不用我再教你。山鸡的事我去说。”
      菠菜朝我笑了笑,“也没事的,你去说什么呀!”
      “不过是应该去看看他了,这次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,也没说山六子在外面怎么样?”
      “对呀!他不是跟山六子在一块吗?那你啥时候去啊!”
      “明天放学后。”
      
      第二天一早,我正侍弄着仅剩的三盆墨兰四盆春兰,菠菜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去了,却一脸慌张的跑来回来。
      “哥,出事了,出事了。”
      “怎么了?这么慌里慌张的。”
      “山鸡不见了。”
      “他有腿有脚的,出去了又有什么希奇的。”我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回答着菠菜。
      “可他不见得有些不正常,昨晚上还见过他的,可听说他一晚上没回来,一直到现在,家里人也一个也不知道。山鸡不是这样的。”
      “唉!那是咋会事呢?我也不是神仙,又有什么办法。”我也无可奈何。
      “哎呀哥,你就别弄你的花了,快去山鸡家看看去吧!二娘都要急死了。”山鸡的母亲我们叫她二娘。
      我只依着她,放下手中的活,大步的向山鸡家走去。
      “我说菠菜,你大清早跑那儿去了?”
      “嘻嘻,”菠菜不好意思得脸红了,“不告诉你。”
      哼,小样,就她那三寸鸡肠,一猜我就知道准跟李哲有关,只是我不会道破。她是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,只要她过的幸福,我怎样都行。
     
      “哎呀干鱼啊!你跟山鸡是很好的,你说他会上那儿去了呢!他昨晚说过是要去山六子家的,可李老师说他老早就回来了。可你看看,你看看,他的被窝是凉的,根本就是一个晚上都没回来嘛!这可咋整呢!这可咋整呢!”好娘见到我后像是见到亲人一样,着急的说。
      真没想到已经来了那么多乡亲。
      “没事的,二娘,山鸡路子野,命又大,不会有事的。”
      “我看我们还是报警吧!”菠菜插口说。
      “还不行,一个人失踪还不到二十四小时,是不能报警的,我们还是等等吧!说不定他有什么急事,过了晌就回来了呢!”李哲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聚乐彩 ( 粤ICP备13044892号-1

GMT+8, 2019-3-25 13:18 , Processed in 0.147063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