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|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
查看: 72|回复: 0

娘,我的亲娘呵

[复制链接]

716

主题

716

帖子

2502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2502
发表于 2018-9-15 13:28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娘,我的亲娘呵
      
   
上海哪里看白癜风疾病   娘,我的亲娘呵
    汪 明
    午后,天燥热燥热的,山上一贯热闹的鸟这时却停止了鸣叫,院子里寂静得只听树叶悉悉悉的响。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合不上眼。
    突然,“嘟嘟嘟……”,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把我从床上叫起,我惊慌地拿起话筒听到:“你娘掉到塘里淹死了,快回来呀!”惊闻如晴天霹雳的噩耗,我的心砰砰直跳,似乎能听得见,拿话筒的手不停地颤抖,眼睛一片模糊,找司机乘车回家,却看不清电话号码……
    我坐在车上,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串地往下掉,脑子随着车轮不停地飞转,心像车缸的水一样滚烫翻腾:娘呵,前天我也是用这辆车子送你回家,你坐在车上不停地称赞司机手艺好,车开得平稳,你一点也不晕车,今天,你怎能么会这样呢,你好糊涂呀!
    车子巅巅簸簸,爬了一个坡又一个坡,泪水挡住了我的视线,到了垸还看不清是谁家的屋。在司机的帮助下,我终于明白已经到家了。老屋的院里、门口长满了人高的杂草,被垸里人踩倒的草,横七竖八,铺成了一条窄窄的新路,弯弯的通往我的老屋。我意识到娘已被人打捞起来。我急匆匆跑到堂屋,见娘躺在地上一块木板上,禁不住“哇-----”的一声,扑在娘的身上,抱着湿漉漉的躯体,嚎啕不止。娘啊,你怎么这样呀!你不该这样呀!我不该送你回来呵!儿错得好远好远啊!我边哭边不停地理顺娘那蓬乱的白发,边哭边不断地抹去娘苍白脸上泥土和水草。哭声把久未住人的堂屋灰尘搅得飞飞扬扬,把栖息在院里树上一只只鸟惊飞了,哭声引来了一个个乡亲。在乡亲的劝解和搀扶下,我慢慢擦干眼泪,把悲痛忍在心里,把泪水噙在眼眶里,强打精神安排娘的后事。
    六月的山村夜,依然凉丝丝的。山上鸟的怪叫声,打破了山村的寂静。我守灵于娘的身旁,泪流满面。娘,儿是不孝之子,几多年来,儿因这事那事没好好陪你度过一个完整的晚上,只是现在这时才来陪你,儿实在对不住你呀!
    我的娘是我的养母。那是一个阴雨绵绵四月天,当时睡在摇篮的我,还不满五个月。我的生母来到摇篮前,抱着我,把我亲了一遍又一遍,最后狠心地丢下我,以到菜园摘菜为由,悄悄地投向了浊浪滚滚的河。
    我的娘与我生母是亲姊妹,娘是二姐,生母是三妹。娘急匆匆赶到河边那个小山村,抱着她的三妹哭得死去活来。娘噙着泪水来到摇篮前,抚摸着我。当时在场的人说,这伢眉清目秀,鼻子又高又直,日后必有出息。二姐,你就把他抱去抚养吧!娘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,对着大家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    这天,乌云如波涛般翻滚,阴雨如针似线地飘洒。娘肩挑箩筐,一头装着我,一头装着石头,行走于那崎岖不平的山道上。娘说,人们不知道她箩筐里挑的一个幼小鲜活的生命,以为她挑着山货赶集;娘还说,当时像末长羽毛鸟的我,一整天末吃东西也没哭一声,真是怪得很。
    就这样,娘把我从一个山村挑到另一个山村,把我从一个户族挑到另一个户族,我从此易房过继,改名换姓。从此,娘的床上多了一个细小的生命,娘的眼里有新的希望。
    娘以后更忙了。她像一只不知疲倦的鸟,昼夜不息,四处寻觅食物,喂养自己窝里的雏儿;她一头无私的母牛,宁愿挤干自己身上乳和血,养育自己槽中的牛仔。
    朔风把雪花搅得纷纷扬扬,本来很窄的山道被雪盖了一层又层,路完全看不见。娘冒着风雪,抱着我,到临村寻奶。娘凭着经验,深一脚,浅一脚地行走那弯弯的雪道上。娘紧紧把我抱在胸前,娘满身是雪花,我却全身没有一滴雪水;娘摔倒了一次又一次,我却在娘的怀抱里安然酣睡。娘起五更睡半夜,中医防治白癜风给人做些针线活,换来的是,我一气吃个饱奶。
    记得是一个五月天,夜色像一张黑色网撒下了,屋里蚊子“嗡嗡嗡”地打起了闹台锣。娘和垸里人一道做水库,挑坝埂。别人都放工了,却不见娘回来。我到山岗上望了一遍又一遍,还是不见娘的影子,我急得差不多要哭起来。直到垸里人差不多都吃完晚饭,娘才挑着箢子拖着劳累的腿回来了。娘见到我高兴地说,今天多挑了十根签子,可多称一斤米。我知道,挑一根签子要爬那又高又陡的坡。为了我不挨饿,吃饱饭。娘多挑了十根签子该要流出多少汗水呀!
    我九岁的时候得了一场重病,娘日日夜夜守护着我,三天三夜末上床。娘眼睛哭得像个红桃子,生怕儿子有不测。我还记得,娘时时来到床头,抱着我,用那没有一点红色的嘴唇,将我亲了又亲,用那嘶哑的声音对我说,我儿的病会很快好的。为了给儿子治病,娘东奔西走,四处求医。听说二十里外有人能用祖传秘方治我病,娘人上托人,硬是将那位医生请到了家。
    儿高中毕业后,为了给儿寻一份教民办的职业,娘四处说情。夜,黑漆漆的。一根新做敷满泥巴的田埂挡住了去路。怕掉入水田,娘弯下腰,伏在田埂上,像狗一样一步一步爬行。到家时,娘脸上、身上、手上、脚上全是泥。之后,当得知有位大队干部说我“出身不好,根子不正”,娘伤心地哭了,泪水像两根长长的蚯蚓,久久地爬在那凸颧骨的脸上。
    娘啊!你虽然没怀胎儿,没孕育儿,儿也没在你体内躁动过,也没在你胯下一声啼哭,但你二十年的养育之恩,何止一个十月怀胎?又何一次咬床梁的痛苦?
    娘呵,打我记事起,我只知道你就不会是我的亲娘。儿时,我一直与你同床。你那木棒般的手臂,常常被我当作枕头;你额头上那颗观音痣,我不知揪抓了多少次;你那乌红的,不知被我咬伤多少回。
    娘呵,你虽然没有孕育我,但我身上那一块血肉何不是你的血和汗凝结而成的。我的眉、我的眼、我的嘴、我的牙,人们都说我像你。每当你听到这些时,你眉宇间总露出挥之不去的笑容。
    娘呵,为儿你不仅仅是身体受苦受累,你的精神上时时遭受不应该的打击。
    记得有一回,我与一个孩子打架,那个孩子的妈气势汹汹地跑来骂我是“野种”。你虽然没上过学堂,但你在外公的教养下,你懂唐诗,识增广贤文,知书识礼,你从来不与人争斗叫骂。但得知人骂我是“野种”时,你浑身气得发抖,嘴唇气得发白,你跑去与那人痛骂一场。记得那天,你晚饭没吃,连脚都洗就早早地睡了。
    还有一次,你收工回家,不进灶屋烧火,坐在椅子泪如泉涌。我问你为什么,你缄口不语。后来我才知道,有人在上工时,不知是有意无意说,“不是北风不解凉,不是亲生不痛娘”。我劝娘不要听人胡说,长大了,我一定要把娘养得好好的。
    儿最终还是上了“民办”职业。儿参加工作后,一直是老老实实做人,认认真真办事,每当儿工作取得成绩时,娘总是高兴不已。有年儿被评为“教育积极分子”,被推荐参加县“积代会”,那天大清早娘就起床,给儿找要换的衣服,给儿烧洗脸水,给儿煮过早的,你忙得不亦乐乎。儿去达车时,娘跟在儿后面,送儿翻一座山,过一个岗,蹬上大道。
    儿子结婚后,正赶上种责任田。儿子不是种田的料,责任田多数荒了,收成不佳。加之民师的待遇又低,当时家境很不好,儿对娘没尽孝心。娘当时也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相信结了媳妇卖了儿。我对娘说,鸦有反哺之情,羊有跪乳之恩,我怎能么会忘记娘的养育恩呢。儿要是忘记娘就该遭雷劈火烧。
    近几年来,儿的工作较顺利,媳妇也转为公办教师,女儿大学毕业安排了工作,家境一天天好起来。养父逝世后,儿把娘接到镇里和我们一起居住,这也许是一个特大的错!我原以为让娘好好享享福,但娘那里享什么福呀!那里有什么乐呀!
    院子里除娘外,最大年纪的人只有一个六十岁的婆婆。娘有吃有喝,但很少有人与娘说话,与娘沟通,娘好寂寞,好孤独呀!娘整天坐在门口,看人来人往,车去车来。有段时间内,娘几乎天天要向儿告诉有多少辆车子,有多少人来过。儿有时说娘,吼娘,但娘还是依然如故。后来才知道,娘把那些情况告诉给儿,是想让儿掌握更多的信息,便于工作。为了解除娘的寂寞,我找块菜地让娘种。那块不足一分的菜地,被娘扒了遍又一遍,菜地韭菜被娘割了一茬又一茬。这些也难解娘的寂寞呀,娘多次向我提出要回老屋住。娘已到八旬高寿,回去儿不放心,苦苦劝娘说,你病了谁为你端茶倒水,谁为你请医治病?
    娘已有八十五岁,加之长期寂寞孤独,自去冬以来,娘精神恍惚,有时夜晚通宵不睡,四处敲门喊人。去年腊月的一个夜晚,雪花纷纷。娘拄着拐杖,披着皮袄,来到儿的窗前,将儿叫醒。儿起床见娘满身是雪花,脸像雪一样苍白,心里一阵酸楚。娘见到儿后说,你不要管我,你只顾你自己。娘呵,你是怕儿什么不测。娘呵,你好糊涂呀,儿为人厚道,与人为善,能有什么不测呢?
    娘逝世前一段的日子,精神有时完全错乱。娘非要回家,难道回家就是寻找归宿吗。娘呵,要是这样,你就好糊涂,你就对儿不住呀。儿在老屋离开你时,你对儿子说,要把房门锁好,把被子抱出晒晒,过几天你会回来的。你怎么对儿撒谎呀。娘,儿知道,“神龟虽寿,犹有竟时;腾蛇乘雾,终归土灰。”但娘不应该是这样离我们而去呀!
    夜深了。成群的飞蛾围转堂屋的灯不停地飞舞,像是向娘飘撒的纸钱;墙脚蟋蟀不停的鼓噪,似乎是在向娘演奏哀乐;两台电风扇低着头对着娘不停地摇风,似乎是在向娘默哀。我守灵于娘的身旁,桩桩往事,缕缕哀思,涌上心头。
    塘里那乌黑发亮的水,河里那浑浊发黄的水,时时在我眼前荡来漾去,我心里一股股怨恨油然而生。那看似温和而柔软的水,在我看来,它们是坚韧的刀,是锋利的箭;它们是狼牙,是虎口。它们是那么狠毒,是那么凶残,不然的话,它们就不会残酷夺去我的两位母亲的生命。
    娘,我的亲娘呵!你糊里糊涂地离我们去了,这不正是“萱花顿萎厚爱失,慈恩末报遗憾多”吗?我心里好难过呀!思念的情思常常让我食欲不正,忏悔的泪水时时染湿枕头,娘,你在九泉深处知道吗?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聚乐彩 ( 粤ICP备13044892号-1

GMT+8, 2019-2-17 03:12 , Processed in 0.110206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